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资讯 会员之窗 政策法规 行业资讯 作品推荐 专项活动

行业资讯

INDUSTRY
INFOMATION

自媒体如果有这些问题,做到10万+也不算好

来源: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官方微信 发布时间:2018-09-14

导读

在收益与流量挂钩的市场盈利模式下,自媒体行业具有典型的流量驱动特征。在社会热点事件面前,一些自媒体出于对流量、阅读量的追求,有时候会做出一些失范行为。


流量与价值观不是对立命题,如何在社会热点事件中合理发声,已经成为自媒体行业良性发展的一道现实命题。


本文通过采访学者,参考相关研究领域的学者观点,并结合自媒体行业相关信息与前沿热点,汇总为此文。

相关概念厘定


1、何为自媒体


最早对自媒体进行定义的是美国新闻学会在《自媒体报告》中提出的——“We Media是一个普通市民经过数字科技与全球知识体系相联,提供并分享他们真实看法、自身新闻的途径。”


国内研究者提出,自媒体是指传播者通过互联网这一信息技术平台,以点对点或点对面的形式,将自主采集或把关过滤的内容传递给他人的个性化传播渠道,又称个人媒体或私媒体。


自媒体有别于由专业媒体机构主导的信息传播,它是由普通大众主导的信息传播活动,由传统的“点到面”的传播,转化为“点到点”的一种对等的传播概念。自媒体在我国主要是最开始风靡的博客、到后来的微博个人账号、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个人账号、个人直播平台以及其他平台的账号。


中国传媒大学张开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自媒体的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的特点,吸引了广大民众的使用兴趣,自媒体平台放大了人的自主意识和能力,在这种吸引和集聚作用之下,自媒体平台不断蓬勃发展。随着新传播技术的发展,媒介使用者拥有了多渠道、多形式、多选择、多变幻的信息和信息传播平台。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出现在各种媒体上已经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事情,从新闻报道到电视真人秀,从社交媒体上的个性展示到网络直播,从手机 APP 广泛使用到火爆的短视频,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网络化信息时代。


2.自媒体时代的意见领袖


自媒体时代的受众不再是以往的单纯的信息的接收者,而是发生了角色转换,由“受众”转变为“用户”,在社会事件发生时,自媒体可能是事件的第一曝光者、可能会以专业身份解读、可能会是提出质疑者、可能是从自身角度发表看法与抒发情感。而这些不同的角色都会因为不同角度的内容吸引追随者,从而成为意见领袖。

图1. 自媒体意见领袖的身份转换


美国社会学家拉扎斯菲尔德指出,来自媒介的信息首先抵达意见领袖,然后由意见领袖通过人际传播传递给受其影响的追随者,这个过程被称为两级传播。


自媒体时代是“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意见领袖越来越多元化,其中一些自媒体由于内容的专业性、有趣性等原因吸引了大量的追随者,成为网络意见领袖。网络意见领袖摆脱了以往直接的人际传播,而迈入以微博、微信为主的社交间接人际传播时代。新媒体时代下的舆论领袖主要表现为自媒体大号,如微博、微信、知乎等平台里的大V。


3. 自媒体意见领袖与舆论场


在自媒体出现之前,媒体二字主要指传统的专业媒体,专业媒体自上而下的传递信息,拥有一系列较为成熟的把关机制、采编水平、报道机制等。自媒体的出现对传统的媒体格局形成一定程度的冲击,进而改变了舆论场。自媒体在舆论中可能会是舆论的发起点,也可能是舆论的助力者或是舆论拐点。其中自媒体的意见领袖有时甚至会成为舆论的关键点,舆论场变得相对更加难以预测其趋势走向。


社会事件中的自媒体画像

在社会事件的舆论场中,自媒体意见领袖一定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在多种声音交织的舆论场中,自媒体意见领袖的发声有时候是动听的和音,但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


1. 自媒体意见领袖在舆论场中的积极意义

中国传媒大学葛自发与王保华在《从博弈走向共鸣:自媒体时代的网络舆论治理》一文中提出,自媒体为公众与公权力直接对话和博弈创造了可能。


自媒体平台一改往日公众舆论被忽略、被漠视的境地,社会化传播将公众从“一盘散沙”的状态中解放出来,大大激发了其关注和参与社会问题和公共事件的热情,民间舆论场得以复兴。


在社会事件发生时,面对纷繁复杂的话语,一些专业领域自媒体的冷静发声会给处于舆论迷阵中的公众一针镇定剂。在“丽江女游客被打”事件中,微博自媒体意见领袖“法医秦明”以相对更加科学的法医学知识给出了关于伤情鉴定的回应,给躁动情绪化的公众打了一剂镇定剂,由开始的情感化站队到冷静看待。另一方面,一些自媒体也发挥着一定的社会监督功能,7月21日,自媒体文章《疫苗之王》出世,帮助促使相关部门快速跟进,对监督疫苗领域的发展有重大作用。


此外,自媒体意见领袖曝光评论“违建门”、曝光贪污与性侵事件等社会事件,从中可以看到自媒体在评论社会乱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自媒体在监督社会方面的积极意义是值得肯定的。


2.花式“蹭热点”

——社会事件中的自媒体失范行为


1)二更食堂发表文章《托你们的福,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正躺在家数钱》惹众怒


“二更食堂”5月11日发布的文章《托你们的福,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正躺在家数钱》内容涉及当时备受关注的“空姐遇害”社会事件,虽然成了“爆款文”,却引发了巨大争议和批评,其中有些文字比较粗陋,对该事件进行了低俗描述。“网信浙江”微信公号表示,这种行为引发了大量用户强烈反感,违反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突破了“七条底线”,而且偏离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导向,破坏了正常的网络传播秩序。


5月13日深夜,自媒体二更创始人丁丰就11日微信公众号“二更食堂”发布的关于“滴滴司机杀害空姐”一案的不当推文事件进行了回应。丁丰表示零容忍,二更主动永久关停二更食堂并深夜再次致歉。


二更食堂不当推文


至此,二更食堂的事件告一段落,但自媒体在社会热点事件中以不合理的方式赚眼球的行为并不只此一件。


2)《我家那小子》——被异化的母亲


《我家那小子》播出两期之后,其中的一位“小子”朱雨辰便不见了身影,坊间传闻由于朱雨辰妈妈的部分言论引发网友大量讨论,朱雨辰为了保护妈妈选择退出节目。节目一经播出,各类自媒体纷纷下场,在自媒体带有强烈情感色彩的塑造下,朱雨辰成为了“毫无反抗能力的儿子”,朱雨辰妈妈成为一个“控制欲极强的母亲”。


图片来源:微信搜索平台


“中国式家长”的概念在近年来的互联网上层出不穷,中国社会的亲子关系问题是固然存在的,这是无法否定的事实,但是很多自媒体领袖作为“放大器”,对这类敏感的社会事件并没有做出冷静、充分的思考,而是在短时间内借势赚取点击量,从豆瓣的“父母皆祸害”小组,到微博上对父母的集体控诉,甚至对“原生家庭”的污名化等,以偏概全,其间又加入一些与事实并不相符的内容以及一些过于偏激的想法,加剧了父母跟子女之间的矛盾,对于解决社会事件本身没有任何帮助,也容易对未成年人的价值观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3)小凤雅事件中围观的自媒体——急于定性的先锋


5月24日,一篇题为《王凤雅小朋友之死》的自媒体文章称,河南省一名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的两岁半女童王凤雅的父母用15万元善款带儿子治疗兔唇,却放任女儿的眼病不断恶化至死。“两岁女童、重男轻女、挪用慈善捐款、农村、贫困”等词汇组合在一起吸引了公众眼球,与此同时,自媒体迎热点而上,一些自媒体煽动性的过激表达以及过度推测的虐待情节加剧了事件发酵,舆论一边倒的指责王凤雅父母。


随着公安机关、权威媒体的介入,事件得到反转,诈捐、虐待等都是谣言。

过度推测小凤雅被虐待的漫画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部分自媒体在事实不明朗之前急着给小凤雅事件定性,将话语权弱势的当事家庭卷入舆论漩涡,造成了当事家庭较大的精神压力;给网络慈善制造了雾霾,动摇了慈善机构的公信力;加剧人们对农村地区重男轻女的刻板印象,造成了一定的恶劣影响。


4)俞飞鸿对话许知远——俞飞鸿不是老男人的照妖镜,而是自媒体的照妖镜

片来源:新浪微博

在演员俞飞鸿接受《十三邀》与《锵锵三人行》的采访后,网络上便盛传一句话“俞飞鸿是老男人的照妖镜”。这一结论来自某自媒体发布的俞飞鸿与主持人之间的对话片段合集。但观看过完整节目的观众会发现,这些截图有呈现断章取义之嫌,自媒体截取其中有关性、肉体、两性交往的问答做了合集以吸引眼球。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语义只有通过语境才能确定其真正的意义,而在碎片化传播流行的当下,大众很少去考察事实真相,因此断章取义事件发生得愈加频繁。


这种做法,不仅固化了两性之间的性别对立,对男性进行了矮化,同时也是对女性的凝视和物化,对于追求两性平等的和谐社会无甚益处。


自媒体的伦理失范


1. 操作层面


1)洗稿  

自媒体洗稿是指将他人的原创内容全部搬运或部分节取,并对搬来的内容不标明来源出处的一种行为。在自媒体的时代,洗稿的方式五花八门,复制别的创作者的文章后改标题、对原文进行二次加工、拆解、对相似词语进行置换等等,都认定为洗稿。


热点事件发生时,许多自媒体为了抢先占据热点的“山头”就会选择洗稿,原创内容需要花费一定时间,一些浮躁的自媒体账号就投机取巧,直接将一些原创稿件拼拼凑凑为一篇爆款热点文,这让很多踏实原创的自媒体权益被侵犯,也让平台方在内容创作者权益保护方面所做的努力付之东流。


2)不具有采编资格

自媒体发布内容之前,自媒体运营者有时会需要通过采访等形式来获得信息,但这种采访并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采访,往往是通过自媒体运营者个人的行业经验、圈子人脉等渠道来获得第一手信息。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十八条明确指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在明显位置明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在这条规则的指引下,不具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的自媒体内容聚合平台按照规定予以关停。新浪已关停“极客新闻”栏目,正在清理“新浪直播间”栏目中违规内容;搜狐已关停“新闻当事人”“弧度”“点击今日”等栏目;网易已关停“回声”“路标”等栏目,正在清理“新闻学院”栏目中违规内容;凤凰已关停“严肃报道”栏目。


普通自媒体可以提供线索,可以是报道的参与者,信息的扩散者,但无法成为严肃新闻的信息服务提供者。以往的自媒体在某些问题上承担了一部分“媒体报道”的功能,但却无法保证这些消息来源的真实性、采编过程的规范性,这既为假新闻的出现提供了可乘之机,也对传统媒体的公信力造成一定不良影响,新闻报道的生产还是应该交给专业权威的新闻媒体。


3)软文

有偿软文是指企事业组织或个人支付给自媒体运营者一定费用,以换取一定的版面来进行宣传。在此情况下,这些有偿软文都难免带有广告宣传的性质。但软文的“软”正在于这些文章多有强烈的隐蔽性,读者通常是读完全篇才能发现这是一篇软文广告,甚至有些软文由于措辞的隐蔽性和态度的模糊性已经很难辨别其是否是一篇软文。


一些软文甚至会借热点事件的东风来宣传产品,热点事件带来了巨大的阅读量,很多欠缺媒介素养的互联网移民对软文的形式不了解,会被文章中“带的货”吸引并消费,老人被软文广告欺骗消费的新闻也时有出现,这都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互联网广告应当具有可识别性,显著标明“广告”,使消费者能够辨明其为广告。因此自媒体在发布软文时必须用显著标志标明“广告”,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敢于自己亮明“广告”身份的软文还是在少数。


4)新闻敲诈

中国传媒大学法律系副主任郑宁指出,利用媒体进行敲诈勒索,叫做新闻敲诈。对于传统媒体而言,每年有关部门都要开展打击新闻敲诈和假新闻的行动。而利用自媒体进行敲诈勒索,由于自媒体特别是大V传播速度更快、传播范围更广等原因,对被敲诈对象产生的影响会更大,敲诈数额也更大。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利用自媒体实施敲诈勒索有以下几个特征:

(1)这种敲诈勒索行为基本都是大V引导,其传播力度大;

(2)实施敲诈勒索的自媒体之间往往是跨平台的多个自媒体形成的传播矩阵,以便快速传播;

(3)多属于捏造事件及偏听一方当事人意见的事件,缺乏新闻职业伦理;

(4)写作手法看似言之凿凿,实际上大量使用虚构、臆想、偏激的写作方式;


实施敲诈勒索的文章基本上都留有联系方式,具体包括提供所谓的咨询服务、媒体服务或是达成某种合作关系,利用这些表面上合法的方式达到敲诈勒索的效果以及获取广告收入。


1. 内容层面


1)标题党

标题是观点类文章的点睛之笔,如今在新媒体时代碎片化阅读的背景下,标题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受众在海量信息中是不是会选择点击,因此很多自媒体会在标题上大下文章,通过标签化和低俗的噱头,伪议题设置话语陷阱,消费公众情绪。甚至有些自媒体发布的文章标题与内容不匹配,观众因为带有夸张、猎奇性的标题点击进来,但看到的却是与标题表述完全不一样的内容,这也会消耗公众对于自媒体的信任度。



2)阴谋论

在快速变化的社会环境中,民众迫切渴望对社会事件归因,这给那些“找不到依据的内幕猜想”提供了必要对象。例如在小凤雅事件中,部分媒体对虐待情节的过度想象,迎合了人们猎奇的围观心态,却扭曲了事实本身,在各类“反转新闻”之后,是公众的信任被透支的危险。


3)媒介审判

部分自媒体先于专业媒体和司法机关给事件定性,甚至擅自给当事人定罪。通过带有情绪煽动倾向的话语营造舆论环境,违背无罪推定原则,最终影响大众对事件的判断,损害媒体的社会公器形象。


4)污名化与刻板印象

话语偏见,部分自媒体有意无意对客体的不公正的主观评价,给客体带来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主要形式是语言歧视,如农民工、女大学生、儿童、中年男性、东北人等群体,自媒体通过将带有负面意义的词汇与群体身份相连,将群体污名化于无形。


偏见的形成背后是复杂的社会现象,当然无法将刻板印象的形成全部归咎于自媒体。偏见原本就存在,但部分自媒体基于商业逻辑与眼球经济,迎合偏见、深化偏见,这在长远角度来说会加深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感,无益于对和谐社会的维护。


5)娱乐化与肤浅化

自媒体基于商业逻辑,天然带有娱乐的基因,软性内容和娱乐性内容占比大,多体现为内容上的戏剧性、刺激性、煽情性。形式上强调文学性,描述故事情节细节,如二更食堂在描述空姐遇害这一事件时,对其遇害过程用小说的手法编造和想象细节,措辞低俗。

著名教育学家与传播学家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也指出,网络加剧了娱乐化,自媒体更是娱乐化的肥沃土壤,产生的是多样复杂的文化,但人们并没有重新关注内容而是关注影响力,“围观文化”突出。


(由于篇幅有限,进一步探讨请见下一篇)

申请入会 关注公众号 关注微博 视听大会 访问旧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