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直播平台方监管最大难点:尚无统一行业标准

cnsa.cn 2016年09月27日 12:46 来源:上方网

 

在广电总局出台一系列更加严格的视听许可证相关制度之后,不少直播平台都开始寻求快速有效的应对方案,并且通过更多技术手段来监控可能存在的不当直播内容。

 

920日,映客、陌陌、一直播、唱吧等多家直播平台与其视频云服务商金山云联合成了绿色直播自律联盟。该联盟主要通过金山云视频直播平台监控研发中心的相关技术,来解决直播内容的监管难题,以促进直播行业自律和良性发展。

 

根据金山云的统计,目前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数量已经超过600多家,其中不乏一些主播通过打涉黄擦边球来吸引粉丝。更确切的说,这已经成为直播行业的普遍现象,但由于直播行业准入门槛低,直播时间长、违规行为相对持续时间短、直播内容追溯难等特点,直播网站所采取的人工审核也存在很大的难度。

 

据咸蛋科技CEO李智力介绍,此前该公司采取图片审核+人工审核的方式来弥补漏检现象,但直播的场景颇为复杂,难免会有漏检行为。“现在采用技术和人工结合,可减少我们出错的概率。”但他强调,直播监管更大的难点在于行业性的标准问题,目前尚没有统一的标准对网络主播的内容、行为和形式等做出明确规定。

 

在完善的标准出台之前,上述直播网站尚可通过技术监测的方式进行自检,但更大的问题则来自于不断缩紧的政策监管。

 

9月初,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曾下发一份了《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通知规定,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下称“视听证”)。不符合上述条件的机构及个人,包括开设互联网直播间以个人网络演艺形式开展直播业务但不持有“视听证”的机构,均不得通过互联网开展上述所列活动、事件的视音频直播服务,也不得利用网络直播平台(直播间)开办新闻、综艺、体育、访谈、评论等各类视听节目,不得开办视听节目直播频道。

 

此外,未经批准,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在互联网上使用“电视台”、“广播电台”、“电台”、“TV”等广播电视专有名称开展业务。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在广电总局出台“视听证”相关政策之前,大多数直播平台只要拿到文化部办法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简称“文网文”)即可。如今广电总局的“视听证”无疑给不具备资质的直播平台加高了准入门槛,一些没有能力的小平台很可能因此而关闭。

 

按照广电总局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审批事项服务指南》当中的内容可知,申请单位需满足的条件需要“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且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这也意味着,大部分的直播平台均不具备上述资质。

 

在众多知名的直播平台中,已经拿到“视听证”的公司仅有YY、映客等少数直播网站及腾讯、爱奇艺这样的成熟视频网站,包括斗鱼TV、熊猫TV、花椒直播、一直播在内的大部分直播网站尚处于“无证”状态。

 

对此,一下科技副总裁陈太锋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非常关注“视听证”的事情,这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最大门槛。“各家的做法都是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即收购一家有牌照的公司或与他们合作来解决。”据他透露,目前视频牌照的价格已经炒到了2000多万元。

 

另一家直播平台咸蛋家也表示尚没有取得“视听证”。“不过2015年我们已经在申请,目前处于审批状态。我们也在等广电总局更为具体的内容出台,届时看是否能够对直播行业有所倾斜,同时通过合作的形式尽快解决牌照问题。”李智力说。

 

据此判断,尽管“视听证”门槛极高,但主流直播平台都已找到或想到了应对之策,视频直播的发展势头已成不可逆转之势,不同的是直播的内容和形式将变得越来越规范。

 

就在中秋节前一天,花椒直播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花椒之夜”颁奖典礼,颁发奖项的对象是那些在某个内容领域有出色表现的网络主播们。当晚,作为花椒直播的投资人,360董事长周鸿祎曾发表过一番“为直播正名”的言论。

 

    他认为在过去几年里,直播行业并没有完善的市场规则,劣质、低俗的内容充斥在直播行业中,这使直播尤其是主播被污名化,人们对直播产生了很深的误解。周鸿祎强调,移动直播凭借更加真实、实时互动的特点,正在成为继微博、微信之后全新的社交方式,即将成为下一个互联网风口。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