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开放论坛二:移动传播时代的创新与变革

cnsa.cn 2015年12月09日 09:30 来源: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

 

 

陆小华:前面很多嘉宾的演讲和上一个论坛已经给了我们如何适应融媒体发展的趋势给了我们很多好的建议和模板、案例,现在我们延续这个主题,我们下面的论坛中主要讨论一个问题,在移动传播时代电视应当如何竞争,电视的新竞争逻辑是什么。

 

 

牟丰京:重庆广电大家众所周知,前些年也遇到了一些曲折,所以说现在我们也在重新发力量、重新发展,又正好赶上了媒体融合发展的大时代,现在我们也在做一些布局,晓华刚才说的题目是说在这样一个新的媒体融合的时代,我们传统的广播电视台如何创新,我理解是这个题目。


重庆广播电视台现在主要的是按照三化思路做转型,一个是平台网络化,第二是频道渠道化,第三是内容的产业化,按照三化来布局。平台的网络化其实就是想把我们传统的播出平台用互联网的思维进行嫁接,这块我们在做一些初步的工作,但是跟先进的广播电视台相比还有比较大的差距,我们湖南台、江苏台,包括湖北台、武汉台也做了介绍,前面的几位台长都做了介绍,的确有一些差距。


但是我们现在有一些工作也在开始做,山东台的吕芃台长是我大学本科的同班同学,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融媒体中心,我们初步采用的是跟深圳广播电视台已经完成的,跟深圳华为联合打造的一套系统,这套系统搞完了之后可以把广播电视台,无论是电视还是广播,资讯这块的东西可以实现完全打通和互联网化,就是大家经常说的中央厨房,或者多屏分发的东西,大家都谈过这些事情,我就不展开说。

 

另外一个网络化的东西,就是我们现在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和视界网,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公司,重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现在正在进行股改,其中两个占头的我不是看重它的资金,我是看重它对我结构的优化。一个占头是国内比较好的技术团队,让他技术入股,现在技术团队不光希望有很高的年薪,也希望能持股,我让他成为我的战略合作伙伴,占我10%的股份,他就能为我所用。另外的一个占头,主要是搞跨境电商的,我们利用这个平台也要搞电商的事情,应该实行网络化的改造,包括我们还搞过一个掌上系列,我们搞了掌上重庆,包括掌上区县,还有掌上广播,这些都搞起来了。重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一年大致有6千多万的营业收入,有2千多万的利润。

 

重庆台也是网台合一,我是控股大股东,干部、业务各面都是归我集团管理,我们现在谈媒体融合发展,可能网台融合也是很重要的,我始终感觉网台合一融合很方便,有线网络本身就是很好的渠道,重庆的有线网络用户有600多万户,但是双向互动用户很多,现在有一半是双向互动,全国有线网络双向的渗透率北京是第一,重庆是第二,这是一个好东西。我们通过一些有效的改造也是我们三网融合非常重要的手段,现在我们正在进行互联网化的改造,也建立了我们的云平台,包括现在我们正在跟国内的比较好的互联网企业研发我们的智能网进行物联网产品嫁接,现在已经初步研发的有智能安保和远程家电的遥控,这两样产品现在已经基本成型了。今年以来我出去走了三个互联网企业,都对我们有线网络的渠道非常关心,产品一旦成型我们会成立合资公司,还有一些有线网络的和平台网络化,时间关系我不展开说。

 

再就是频道集团化,我们频道有很多,一个地方哪里能承载这么多的电视频道,但是历史原因开起来了,关一个也挺难,去年关了几个很小的数字频道,一直到现在都还有一些震荡,现在一些质量高的频道我也会拿出一些时段进行渠道化改造,我们现在正在搞农村频道,已经开了几个实体店,也包括我们少儿频道已经彻底实行公司化和混改。

 

内容产业化我就不展开说了,我的老同学吕芃山东台做了大量的优质电视剧,这块我个人认为也是先进的,包括先进的核心资源。重庆广播电视台以前有一个栏目剧,团队非常庞大,现在制作团队有400多人,签约的演员有1千多人。现在互联网的时代,短视频的布局,可能这个团队有它的价值,所以包括乐视网和几个网都看重我们这个团队,正跟我们进行一些合作。

 

陆小华:重庆台的牟总不仅介绍了重庆台在新的竞争中和手段上采用的举措,也提出了问题,比如说频道的渠道化,提出的问题是今天我们电视频道又多了一些,实际上是大家思考我们是否面临一个电视频道结构性的调整,适当的规定是不是减少这个时代的到来,就像报纸的报号今天不再很值钱,人们已经不再争抢发号。我们现在在成都举行这样的论坛,四川广电集团的台台长是地主,我们下面请陈台长和大家分享四川台在移动传播时代有什么样的新竞争策略和手段。

 

陈华:牟总刚才讲了三化,各家媒体都在思考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生存和发展,其实有两个变革是必须的,一个主要是解决广电内容活力的问题,也就是说如何解决有持续不断的高品质、优质的产品生产,这个恐怕要靠制播分离改革进行。再就是互联网时代,如何借助互联网拓展自己的平台和渠道,所以要靠融合发展。基于这亮点,我觉得可能更多的还是要着眼于现在的时代特征进行转型。比如说平台网络化问题,我们过去传播平台都是垄断性的自循环的,内容生产也是一个封闭性的体系。我现在需要面临网络化的传播平台,这就需要我们要努力去做平台的触网者,至少要建网。比如平台控制上,当然在三大运营商也好,新媒体的BAT也好,他们都在做这方面的事,试图垄断,这方面我们要介入,包括IPTV。再就是内容供应商,必须要供应服务转型,甚至以服务为先导来调整我们的内容生产,这一点我觉得必须满足移动互联网时代个性化、交付性和社交性这些特征来进行自身内容的改革和结构转型。

 

陆小华:陈台长提出了一个非常鲜明的观点,以服务为先导调整内容生产,这既是对我们以往所信奉的内容为王理念的承继,在我看来更是对简单内容为王的变革、拓展和创新,如果仅仅是内容为王,在今天这个时代没有适应受众需要,如果不是以服务为先导就不能取得竞争的先机和优势。虽然陈华台长简单的几句话介绍了观点,但是其中我们可以去想象今后四川台以服务为引领,变革内容生产方面所能带来的变化。

 

王福豹:这两天听了很多也收获很多,大家谈了很多网络视听和新媒体方面的发展,广播电视的媒体人在下面也有一些交流,有些同志就感觉越精好像心情越沉重,传统的广播电视出路在何方,大家都谈到这个问题。我是一个新兵,刚进入这个行业100天,太年轻,可能走路的能力都没有,谈不上太多的理念。但是我想说,我们传统的广播电视在未来还有没有希望?我想从我这么多年来的观察,因为我原来在广电机关,我认为我们还是大有作为的,广播电视媒体还是大有作为的。我们的广播电视在地面,湖北台的望太长也讲了区域性的优势,在当地有几个频道,有几个频率,都是相当有人气的媒体,当地的影响也非常大。网络上的广告在不断增加,但是我目前认为广播电视的效益是最大化的,网络的广告效益没有广播电视的小异大。为什么传统媒体有这么好的垄断地位和资源,它有这种话语权,为什么我们现在大家感觉出现了很大的危机和困难。

 

我们传统的广播电视单位是需要变革的,我们很多台已经变革了,比如在座的很多台走了探索变革之路,变革之路是我们未来发展的必由之路,必须走这条路。陕西这次让我进行改革,也就是省委省政府非常大力的支持,一定要通过我们这次的改革实现突围,能够实现突破。也就是说我们作为西部的一个地方台,他们几个省市都比我们强,西部的尤其西北的一些目前还处于比较不是说太靠前的地方台,那我们怎么能够突围,怎么能够赶上呢?这是我觉得很大的一个问题。要实现突围,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我们的深化改革怎么做,我们最近已经在启动深化改革方案,省委省政府也基本批下来了,我们近期就要启动面向社会的所有频率频道的总监团队的招聘,我们这次下决心会把相关的频率频道都进行公司化运营,也就是说我们要实行经营团队责权利大的放权,所以这次我们想通过这种体制机制的变革,我们想激活创造力。也就是说要改变我们原来台里的行政化管理,事业性思维的弊端,我们论资排辈,有作为的年轻人出不来,没有平台,我们人浮于事,这么多年我们这些台应该说都还不错,日子过得基本上小富即安,所以我们在当地应该说都还是比较好的单位,所以我们进了很多人,我相信其他台也差不多。进了很多人,我们想了很多人,但是不干活的人把干活的人的积极性影响了,这一系列行政化的管理、事业型的思维这种体制机制必须改革,所以我们这次要全部打破这种,这是我们最大的考虑。

 

刚才我谈到为什么广播电视大有作为,也就是大家看一下,网络、网站办了这么多,死了多少?我想大家都知道死了多少,最后出来的BAT就是很少的能够站出来的。但是我们全国这么多广播电视台死了几个?没有一个死,所以它还是大有作为。通过这个平台,我希望我们要坚定我们广播电视的办台信心,要坚定我们大有作为的决心,当然我们必须和新的技术结合,必须走有特性的发展道路。比如视频,怎么做视频?我们必须找到有特色,有能够突破的方向去走,这可能不是太靠前的台要考虑的问题。当然了,刚才几位台长谈到广播电视遥发展必须和产业结合。为什么我们要成立频率频道,要成立公司经营,我们提出了广播电视要加服务行业,所以我们希望每一个频率频道都能进入相应的服务行业,然后把我们的服务产业做大做强,这是我们打破目前产业结构非常单一的发展模式,实现整个企业的变化,这里还有金融支持,还有资本运作,还有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广电网络在全国广电行业上市是最早的,但是我们的广电网络没有发太大的力,所以我们今后也要更好的发力。

 

陆小华:陕西王台长带来的消息比较劲爆,陕西台要公开招聘了。陕西台的有很多举措也值得思考,其中一个举措是希望每一个频道都要进入相关领域去提供服务,这比我们一般性的讨论内容加服务更有实际性的举措,这是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的。

 

肖凯林:怎么做好新形势的广电媒体,第一我觉得是忍痛拥抱,第二我觉得是内外兼修,第三是勇于创新。

 

忍痛拥抱态度问题,怎么看这个问题已经有了很多的观点交锋,其实我们现在也形成了统一的认识,就是趋势是没有办法主导的,只有拥抱,但是作为广电来说长期生长在相对来说垄断性的特殊资源配置的环境中,要变更,要重新拥抱,实际上是要忍着很多的辛酸和痛苦的。

 

要想拥抱也不是想拥抱就能拥抱的,还得看时间节点和你自身的身体状况,所以我觉得要内外兼修。对于广播电视台来讲非常艰难,因为在贵州办广电跟在别的地方尤其有它的痛苦的地方,就是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技术人才薄弱,文化传统相对来说积累不够,这样的地方想办广电其实难上加难,但是我想我们从内容上要进行深化和变革,我们也和我们的兄弟台一样在做技术流程的再造,在做平台的重新打造,再造采编流程,我们也在做中央厨房,我们也到了深圳、湖北等等一些先进的台进行学习,基本上形成了我们的方案,但是是实用的结合我们自身的云平台。在采编流程上,我们广电可能在观念上极其不愿意走的一步,就是我们有这么多记者资源和内容资源,但是我们只是说狼来了,不知道怎么运用,其实我们都是高学历的人,我们都是有技术在身的人,我们自己要转变,采编流程要转变。所以我们在内部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外部也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要借助新的技术,第二要认真去拥抱资本,第三要尽量的争取政策。


技术方面不说了,新的技术发展日新月异,隔十天就有一个新的平台出现,新的传播方式出现,我们必须拥抱,没有办法。资本方面,我们有限的平台,有限的渠道,有限的品牌,我听下来其实我们无论是天使也好、风投也好,还是其他的社会资源也好,对于我们广电这个平台,我觉得仍然是关注度不够,我们也可以利用好我们的平台做好工作。没有新的融资,按照现在的使命,要想拥抱新媒体,我觉得是难之又难,没有这样的投入,烧这个钱烧不起,我们是在体制之内的,所以拥抱技术、拥抱资本。


第二是争取政策,总局这两年的一些举动让我们传统媒体,让我们的广电,我觉得看到了很多的希望,我们听下来内部的改革也有制肘,外部政策也有很大的约束。新媒体既然是媒体,为什么不遵守媒体管理的规定?为什么没有任何的约束?同样是媒体,我觉得应该在一个尺度下去管理,至少在前期如果我们没有的重视的话,发展到今天,我觉得应该制定一个相对公平的一致的管理政策,这就是政策。像今年广电总局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我觉得在这个方面让我看到了希望,其实我们有平台,有内容,有队伍,但是在一个不公平的环境里面去竞争,我觉得是无还手之力的,我觉得这是我们需要的政策支持。同时也是,刚才大家都讲到,怎么把平台让它资本化,让它网络化,让它经营和宣传一体化,这个方面我觉得也有一些约束,就是我们要强调事企分开,采编播分开,怎么分开,是不是各自为政变成两个法人,或者是在一个大的总体的一体七的机制机制下进行独立核算和融合发展,所以我觉得内外兼修很重要。

 

第三是勇于创新。广电的发展到今天是一个十字路口,在十字路口我的观点是唯新不破、唯快不破,还是要创新,无论是内容生产上,还是传播平台上,还是基本产业策略上我觉得都应该创新。我们在产业设置这块设定了一个保住存量、巩固增量,开拓新的领域。保住存量,卫视的收视率、覆盖率、经营收入都保持了原有的比较好的状况,我们收视在全国能排10-11位。存量我们实现10%的增长,增量方面我们依托广电基本的框架做增量,比如网络公司今年营收可以突破20亿,这些都是在原有基础上的一些突破,为什么能够突破,其实瓶颈和天花板已经摸到了,但是有些收费占比可能不到40%,增加值,增值部分的收入应该大于60%,我们不断从电视购物拓展到网络购物,拓展到跨境业务做一些创新,拓展非常重要。第三就是新领域的拓展,今年我们在“互联网+”方面做了布局,特别是得到了总局的关心和支持,我们签订了合作协议,在广电方面有一些新的想法和布局,希望能在这些方面有一些新的突破,获得一些新的空间,也确实需要得到总局和各有关单位,特别是老大哥台、兄弟台的支持,多支持贵州,多关心贵州。

 

陆小华:虽然肖台长开端的词讲的是忍痛拥抱,我听了他的讲述我感觉他是快乐拥抱,他的拥抱方式不仅是拥抱市场,拥抱互联网,拥抱政策,希望政策调整也有清晰的描述,更重要的是描述如何拥抱创新和变革,实际上拥抱创新和变革就是今天本次论坛的主题,在座的四位台长有共同的特征,他们不仅都是西部的电视台的台长,不仅他们是西部的电视台的台长,今天他们的阐述,如何适应、引领,并且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在网络视听领域有大的作为,而且他们另外一块特征就是他们每一个人虽然举措不同,思路有异,但是共同的特点是在创新在变革。因此,我们可以期待明年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再坐到这个讲坛上,这些台长们再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新一年的变革、努力、创新成果的时候一定能看到今天在台上他们分享的思路、观念、措施的影子,一定能看到今天在台上还没有讲出来的思路、措施和深度改革方案。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